日本口红批发社区

想从猪猪女孩变成优雅本人?你缺的不只一条小黑裙 |书目治疗师

拾贰象岛island2019-01-10 16:26:53


 书目治疗师:


最近流行的“猪猪女孩”应该说的就是我本人了。平时我最爱在家宅着,一边看剧一边吃零食简直是这个世界最惬意的事。结果现在天气变暖,我才发现自己的锁骨已经不见了,紧身的裙子藏不住腰上的肉,卡在膝下的裙长完美暴露了小腿最粗的部分。我还买了最近流行的猫跟鞋,以及据说最能体现气质的小黑裙,却发现胖脚丫简直要把“猫跟”压断,小黑裙也没法让我优雅起来。紧急求助!我还能不能变优雅?

——心痛仰望星空




 本 期 治 疗 师 

王 曦

媒体人,摄影师
酷爱剧透和八卦的强迫症患者


   治 愈 书 单_

① 妙莉叶·芭贝里《刺猬的优雅》

② 妮娜·乔治《小小巴黎书店》


真正的优雅突破了阶层和环境的限制,克服了人自身的局限。

心痛仰望星空:你好!

你大概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成为最后一个拉开衣橱盯着满柜子形态各异的衣服,幻想着成为海报女郎的猪猪女孩。


两周前,纪梵希去世了,带走了那件创造世界时尚的小黑裙。然而,将那条作为优雅代名词的小黑裙赋予独一无二地位的,却是穿着小黑裙的奥黛丽·赫本本人。没有独一无二的赫本,小黑裙再美,也不会跟着纪梵希被世人铭记。


纪梵希与赫本


即使不穿小黑裙,优雅的种类也过于繁多。从1000年前平安朝的美人身着十二单京友禅的风雅,到50年前伊夫·圣·罗兰设计出的女士吸烟装,现在,平均每天有100个公众号教你怎样fashion in,如果再加上INS,你还能看见1000个时尚博主风姿绰约地游走在古罗马的断壁残垣和纽约的灯红酒绿间,或者躺在死海的白沙滩上,戴着可以遮住整个娇小身躯的帽子,摆着pose悠闲地打发时光。


然而,假如你戴上这样一顶帽子挤上早高峰时的北京地铁4号线,恐怕就不剩优雅,只剩有病了。


大家为了穿得好看,无论怎样减肥以及考虑着装和搭配都没有问题,但要认为只有这才是“优雅”,那就是对优雅的误解了。



你心中对优雅的预设是不是也是这样:红唇、微笑、小黑裙?然而现实却是:发稀、脸黑、五短身?梦想总是美好的,但是用什么来消除与现实之间的差异呢?


如果你实在无法想象,那就看看这个女人。



法国人用山茶花形容优雅,在《刺猬的优雅》里,山茶花的形象却被赋予给了一个门房老太——勒妮。她“寡居、矮小、丑陋、肥胖,脚上布满老茧有一只肥胖慵懒的公猫”。


“门房”这个文学形象在故事里并不鲜见,它甚至成为了一类小人物的特型,尖酸、精于算计、擅于搬弄是非和散播小道消息、觊觎着上流公寓里房客的私物……这样一看,无论如何也无法让人和优雅联系在一起。


不过,故事总要反转。勒妮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刻板印象。她会做自己深恶痛绝的事,只是为了“满足上流社会对于门房根深蒂固的看法的需求……使社会等级偏见保留下去”,从而维持一份不被干扰和质疑的安宁。就像那些少数的异见者不得已伪装成普罗大众的样子,和所有人都一样,大众才能安心。



然而,勒妮同大家的预设完全相反。她的住处堆积着如山的书籍,塞满了康德、笛卡尔、胡塞尔,她喜欢托马斯·曼的《魂断威尼斯》,她的猫名叫列夫,取自列夫·托尔斯泰……


优雅与三件事特别有关:年龄、学识和孤独。


我们从不会夸奖一个青春活力的少女“优雅”,也很少在真正优雅的人身上看见贫乏,而孤独逼迫着你思考,思考才能造就自己的灵魂。


这三样东西在勒妮身上都齐全了。



帕洛马形容她“从外表看,她满身都是刺,是真正意义上的坚不可摧的堡垒……从内在看,她也是不折不扣地有着和刺猬一样的细腻……喜欢封闭在无人之境,却有着非凡的优雅。”


巴黎左岸政商名流汇集的公寓里,富豪读哲学看名画大家只会觉得很正常,不会觉得感人。感人的是公园里的流浪汉手里拽着康德、栖息地的挡风油布里挂着从废旧杂志上裁下来的乔治·基里科的《一条街道的忧郁与神秘》,这种闪烁的瞬间会让我们知道:都市里,真正精彩的故事在生发。


就像《东京教父》里的流浪汉对着被抛弃的那本书惊叫道,“那可是陀思妥耶夫斯基!”最后当流浪三人组出现在医院时,你是不是也在他们身上看见了优雅的星星之火?



优雅的人和真正感人的故事永远都是这样,突破阶层和环境限制,克服了自身的局限性。


勒妮通过精神的力量重塑了自己看待世界的方式,也重塑了我们看待她的方式,让人忽略了没有珠宝的脖颈和臃肿的身躯,纯粹的美感在这一刻被无限放大,这是妖娆的身材和小黑裙换不来的优雅。



优雅还与一件事直接相关:爱的能力。这是在几乎所有与“优雅”有关的假设里都被遗忘的。


动物的群体里,只有智人将爱上升到了现在的高度,而人类所有美好的瞬间都是从爱的情感里衍生出来的。拥有去爱的能力,才能产生共情,以及由共情带来的理解和温柔。


优雅不只是美,也是情感的体现,而经历本身也可以幻化为一种优雅。



《小小巴黎书店》里开着一艘名叫“水上文学药房”的书舫。“逃亡”的书商老板佩尔杜先生,因为曾经的遭遇导致失去了爱的能力,伤口横亘了21年,最后怎样修成正果重获新生,个中隐痛和逃亡的涅槃之路只有他自己知道。佩尔杜曾说“很多很多人——大部分都是女人,认为自己必须要有完美的身体才能够得到爱。但其实能否得到爱只取决于爱人——与被爱的能力。”


巧的是,故事开头出现的第一本书就是妙莉叶·芭贝里的《刺猬的优雅》,佩尔杜先生將这本书递给一位饱受感情折磨的女士。经历过痛苦之后,悲伤变得温暖和柔软,而为了自己重新站起来的女人则变得优雅。在成为具有优雅特性的人之前,有些伤害和痛苦是避免不了的,我们只有照料它,最后收获它。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太过写实的伤痛,所以,大多数人宁愿被爱,而不是付出爱。但如果你想要真正的优雅,就不要太过计较性价比。


想象两个场景:一个普通的周末,闲来无事的太太在花卉市场买了一盆花;战时的巴黎,一个女人从买面包的钱里省下一个铜板,在硝烟未尽的街头带一束花回家。两种场景都很美,但是后一种我们会称之为优雅。



每个人得到优雅的途径都不相同,我也只能探讨优雅不只是什么,它可能是什么,当你的预设和现实出现巨大的鸿沟时,它也许就藏身在两者之间。


永远最优雅的恐怕是“水上文学药房”里的两只猫:一只叫卡夫卡,当然取自弗兰茨·卡夫卡,并且它深爱在卡夫卡的《一只狗的研究》上磨爪子;另一只叫林德格伦,取自阿斯特丽徳·林德格伦,它喜欢躺在《长袜子皮皮》的旁边。


上周五翁昕赠书活动

获奖名单

@李铮

请这位岛民尽快 

将  姓名、地址及联系方式  发送到后台, 

以便岛主火速登记~

文字 / 王   曦

策划 / 卢隽婷

编辑 / 危   敏

视觉 / 徐铭远

图片来自于网络



这世间总有一本书,能治愈你哒!

获取更多文化福利,欢迎添加岛主个人微信

不老斯基【ID:bulaosiji】



该文章为拾贰象岛island原创版权,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

针对侵权行为,拾贰象岛保留诉诸法律的权利。

长按下方二维码,就能成为「拾贰象岛」的「岛民」啦!



Copyright © 日本口红批发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