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口红批发社区

从巴黎到摩洛哥, Pierre要为伊夫•圣罗兰建两座“爱”的博物馆

画廊杂志2020-04-25 20:05:50

      “摩洛哥像一棵大树,它的根深植在非洲大地,

枝叶却呼吸着来自欧洲的微风”——哈桑二世



著名的美国爱情电影《北非谍影》留下浪漫印象的城市,让人充满遐想的卡萨布兰卡,电影里的RicksCafe,闲暇的午后,坐在咖啡馆里,听着电影里经典主题曲:《时光飞逝》,令人不禁人生那美好的过去,“瑞克”是否也在那里等着自己?

寻觅摩洛哥的浪漫

追随三毛的足迹

追溯卡萨布兰卡的爱与传说

夜观撒哈拉大沙漠璀璨的星空

欣赏艾西拉大西洋岸的落日







流连马拉喀什灯火流转的夜市

行走在菲斯深幽的迷巷

沉溺于舍夫沙万城直击心灵的蓝

这个国度,你向往过吗?



摩洛哥同时也是圣罗兰先生的灵感圣地!为了寻找设计灵感,伊夫·圣罗兰和皮埃尔•贝尔热四处游历,直到他来到了摩洛哥西南部的城市:的马拉喀什。他经常着当地长袍,到处游走,寻找创意灵感。

◇ 伊夫•圣罗兰和皮埃尔•贝尔热在他们摩洛哥的屋前


▲ 两人1977年在摩洛哥马拉喀什


陪伴了圣罗兰一生的同性伴侣皮埃尔不愿再睹物思人,清点二人长达半个世纪的艺术收藏,准备进行一场慈善拍卖“圣罗兰不存在了,这些藏品也就不存在了,我也即将随他而去。”


▲ Yves Saint Laurent和他的爱人皮埃尔


仿佛皮埃尔在信里轻声询问、告白伊夫那般:

“你还记得奥斯卡·王尔德的这句话吗?

‘在特纳之前,伦敦没有雾。’

这就是艺术家的特质,他能够让我们看到世界。你就是艺术家。”



位于巴黎马索大街5号的伊夫·圣罗兰设计工作室,圣罗兰一生梦想凝聚之地


伊夫•圣罗兰去世后,与他共同生活了五十年的同性伴侣、生意伙伴皮埃尔•贝尔热给他写了一些信。


——

《给伊夫的信》

皮埃尔·贝尔热

——




关于圣罗兰那神秘的艺术宫殿,正如他最喜欢的作家马塞尔·普鲁斯特所言:唯一的乐园就是失乐园。为了配合这场拍卖,佳士得花费120万美元租金将140000平方英尺的巴黎大皇宫装饰一新,6场不同的拍卖将持续三天,拍卖图录有1800页,重达10公斤,内接100根电话线和1200个席位,专候闻风而来的世界各地的富豪们。


佳士得在布置拍卖场地


这批由1600件15世纪至20世纪的书籍、手稿和乐谱构成的世界级收藏的拍卖所得将用于两座伊夫·圣·洛朗博物馆的建造,它们分别位于巴黎和摩洛哥马拉喀什,计划于2017年开馆。


▲ 皮埃尔·贝尔热收藏的福楼拜《包法利夫人》手稿

马拉喀什圣罗兰新博物馆(Musée Yves Saint Laurent) 建筑面积达4,000m² (mYSLm),今年秋季将开馆。它将用于展示皮埃尔-博格基金会收藏的圣罗兰作品,而它,本身就美成一件艺术品。


马拉喀什的伊夫·圣·罗兰博物馆


马拉喀什的伊夫·圣·罗兰博物馆


它将用于展示皮埃尔-博格基金会收藏的圣罗兰作品,而它,本身就美成一件艺术品。设计灵感源自圣罗兰最出名的女装小礼服设计。外墙饰面采用马拉喀什周边出产的天鹅绒般柔滑的赤陶土砖,层叠砌筑成类似织物纹路。优雅、宁静、恒久。


马拉喀什的伊夫·圣·罗兰博物馆


“我把人生的相当一部分献给了伊夫和他的传奇,贝尔热说,“这两座博物馆保藏的将不只是伊夫的记忆——它们是向这个人和他的才华的致敬,这种致敬将永无止境。


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为伊夫创作


喜爱艺术的伊夫和波普艺术家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交情也很深,时常一起聚会。他们都是内敛沉着的人,也喜欢思考能改变社会的问题,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才能谈到一起去。


伊夫、贝尔杰和安迪·沃霍尔在一个叫“ Le Palace” 的派对,1977 巴黎


这两个博物馆不仅吸引时尚和艺术爱好者,更欢迎伊夫·圣洛朗作品的拥趸造访此处,毕竟这位设计大师带动了一个世纪的时尚风潮。早在1985年,Yves Saint Laurent就在中国举办的一场盛大展览,以及这位设计大师的中国之旅。1985年5月7日到7月7日,在代表中国艺术收藏及展览最高级别的机构——中国美术馆举办了“Yves Saint Laurent 25周年作品回顾展”!



Saint Laurent在展览上


1985年5月7日到7月7日,在代表中国艺术收藏及展览最高级别的机构——中国美术馆举办了“Yves Saint Laurent 25周年作品回顾展”,1985年第3期的《装饰》杂志,这是中国第一本以设计为主题的学术类期刊,简短报道了此次事件,并说明此展览是“中法文化交流”的一部分。因此,邀请Saint Laurent来华很可能是中国政府与法国驻华大使馆交流后确认的。



1985年,Saint Laurent与中国的学生在一起


对此次事件最有生动感受,同时也是受此次事件影响最大的莫过于前文提及的协助布展人之一李薇。根据李薇所述,这次展览共分为三个展厅,包括Saint Laurent的 “蒙德里安”和“波普”艺术系列;“毕加索绘画”系列及设计师做的舞台服装设计;以及包含了其著名的“狩猎”(Safari)外套及其他受“非洲、中国和俄罗斯风格”影响的设计系列。



李薇与时任Yves Saint Laurent总裁兼设计师本人的伴侣Pierre Berge 



Yves Saint Laurent展览画册以及其本人给李薇的题字



相对于Pierre Cardin的活跃而言,Saint Laurent本人在中国的表现可说是低调。 在当时的采访中,他说道:“比起卖衣服来说,更重要的是展示我的艺术,比起开一间店来说,我更希望教育人群,对我来说,来到中国是一项殊荣……中国是丝绸的发源地,如果没有中国,我或许没有现在的位置……是中国选择了我,我一直受到中国艺术的启发。”他同时表示,也希望这场展览能够给中国的设计师带来新的想法和启发。




Y
ves Saint Lauren的搭档Pierre Berge不记得什么时候、在哪里和为什么他们买了木布朗库西和马蒂斯的《Still Live》和古罗马的半身像。“我们想买最好的画,最好的雕塑,”Pierre Berge解释,“如果你是一个收藏家,这不是关于你对挑选艺术品品味的问题。你必须热爱艺术,是的,但首先是要了解你在欣赏的艺术品,去明白它在艺术家生活乃至一生中的含义。”



即使墙壁的艺术元素,找到自己的方式进入Saint Laurent的速写本,但他显然还是非常清楚这两者的区别。

Yves Saint Laurent部分藏品



Léger《The Black Profile 》(1928)


Paul Cézanne《Mont Sainte-Victoire》

65cm-81cm 布 油彩(1890s)


Jean-Auguste-Dominique Ingres

《the Countess de Larue》 (1812)


Géricault《Alfred and Elisabeth de Dreux 》(1818)


Mondrian《No. 1 》(1920)


Francisco Goya《Don Luis Maria de Cistué》(1791)


“Yves和我都相信时尚不是艺术,但时尚需要艺术的在场 Bergé说。受Saint Laurent的启发,他们的藏品成长为了一个风格和时代的混合物。这些收藏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我们俩的共同完成的一个集合,一件大作品",Bergé说。也正如Saint Laurent一次又一次证明过的一样,它们也都在一个衣柜里。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日本口红批发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