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口红批发社区

伊朗不再强制戴头巾,巴黎为保住时尚之都称号不得不采取紧急措施

猫眼看人2018-11-07 16:07:04

一份有深度、有视野、有情怀的文化读物

这里的文章,每篇都值得一读!  欢迎持续关注和分享


伊朗强制女性戴头巾的着装法令在 1979 年革命后就开始实施,在年前的 12 月 28 日,伊朗警方终于宣布将撤销“强制佩戴头巾”的伊朗头巾法令,他们将不会再逮捕没有佩戴头巾的妇女。



我们都知道,伊朗,也就是历史上的波斯古国盛产美女,她们面容姣好身材曼妙,即使着装法令颁布后,她们不得不穿长袍戴头巾,依然散发着诱人的魅力,因为美是无法禁锢的。走在伊朗的街头,随便拎出一个人,都能吊打我们所谓的网红。




其实女性对于美的追求自古有之,从皮埃尔·奥古斯特·考特的《春光》中可见一斑。



画面上,美丽的少女把胳膊挂在情人的脖子上,身着如蝉翼般的薄纱,半裸地依隈着情人,微笑着注视着恋人,满眼的爱恋和幸福,春天的阳光从树丛里照过来、照亮了少女和她的恋人,温暖的春风轻轻地吹动她的纱衣,整个世界明亮而美好。

然而伊朗的着装法令却禁锢了女性对美的表达,其实历史上的伊朗并不是我们今天看到的样子,一路走来,伊朗着装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今天就让我们来看看伊朗着装的变化。



伊朗曾承包半个时尚界


伊朗,中东的石油富庶国。古称‘波斯’的伊朗,有着悠久的历史,公元前28世纪建立的古埃兰王国和之后建立的米底王国是伊朗高原文明的发源地。



在西方媒体近年来的报道中,伊朗总是和经济制裁、石油出口、恐怖主义有着密切牵连。神秘、保守、政教合一,是人们对它普遍的认知。


但就在38年前,巴列维王朝统治下的伊朗,曾是世界上最开放的中东国家之一,那个时代的伊朗被称为“东方巴黎”。女性的着装非常开放,当时的王妃甚至被巴黎时尚界引为先锋和模范。


巴列维国王和王后


巴列维时期妇女不仅有参政权而且还可以不带头巾,当时的王妃,埃及公主茀丝亚,每次出席重要场合时都打扮地非常惊艳。



中东美人的气质,配上西式的华服与妆容,惊艳全场。恍然一看,还以为看到了著名影星,<乱世佳人>的主演费雯丽。


这位美丽的伊朗王后,成为了伊朗的代言人,曾经出现在1942年9月美国知名杂志<生活>的封面上。



这时的伊朗,女性可以不戴头巾,穿着短裙短袖,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出门,和一般国家的妇女们无异。




这些老照片就是最好的证据。那个时候的伊朗,时尚与文化的熏陶也培养了不少文青与才女。



那个时代的女人没有头巾和面纱,时尚界的发展非常迅速。在世界排名里也位列前排。不夸张的说,1970年的伊朗可以承包半个时尚界。



开放,自主,热情、奔放是那个女性的代表。对于时尚的追求毫不输于美英法。那个时候露出bra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也没有极致的宗教束缚。



但是这些事情都仅存在于1979年以前。1979 年革命后,伊朗开始实施强制妇女戴头巾的着装法令。曾经走在时尚尖端的伊朗女性,不能再露出美丽的秀发,开始穿起了黑袍与头巾。



这种束缚到底严重到什么地步呢?网上流传过一张照片叫也门小姐选美,个个姑娘都被黑布包裹全身,只能露出一双眼睛,令人印象很深刻——因为不知道选什么。





为什么要戴头巾


说起穆斯林女性的头巾,总是被西方人引证为是伊斯兰法律压迫妇女的“最好证据”。那么除了政治和宗教的原因,穆斯林女性到底为什么要戴头巾?


环境因素


其实,这和地理位置是密不可分的。首先,阿拉伯地区地处沙漠地带,天气炎热并且风沙较大,外出行走用头巾把头和脸裹起来是环境所需。即使在今天,在沙漠里行走时仍然需要头巾,所以头巾在前伊斯兰时期的阿拉伯地区早已存在,而且男女都戴,主要目的是遮挡风沙和烈日。



面纱的存在一个简单的原因是阿拉伯人生活与沙漠,面纱是遮挡风沙之用,而伊斯兰教最早兴盛于阿拉伯,故此原因。






佩戴头巾的原各不相同


在人类历史上,把神圣与世俗隔开一直是一个普遍的现象,头巾最早也起着这样的作用。头巾习俗至少可以追溯到叙利亚-美索不达米亚、古地中海等时期。公元前6世纪,希腊瓶饰画上的女性、闺房里的新娘、壁炉旁的女神像和斯巴达王墨涅拉俄斯的美女王后海伦都穿着古希腊大长袍,头上罩着外罩。在巴比伦的犹太法典里,结婚的女性出门不戴头巾是有罪的。亚述、埃及、希腊、犹太、波斯、罗马和印度,这些文明都共同享有这一文化,规定女人必须戴头巾。此后的各个宗教文明也有着类似的规定。



此外,头饰在古代是男女衣服的一部分,表示民族身份和社会地位。古代帝王的王冠、凤冠是皇权的象征物,不同品级、不同社会阶层的人通常必须穿戴或禁止穿戴一定的服饰。不同的民族也有自己特定的头饰。



头巾属于头饰之一,在古代也起着这样的作用。它代表着人们所在的家族属于上层社会的高贵身份。家族的荣誉和社会地位都可以通过头巾分辨出来。普通老百姓是不允许戴头巾的。由此可见,头巾在古代社会起着维护神圣性和维持社会秩序的作用,具有积极功能,而且在最早期并不仅仅限于女性。



索罗亚斯德教徒的头巾常被称为帕丹、派提达纳或帕农,用来消除污秽。神父(男性)常戴双层的白色方巾遮住鼻子和嘴,防止口水弄脏圣火或其他圣器。前伊斯兰时期的伊朗信仰的是索罗亚斯德教,萨珊王室的男女在公共场合都戴头巾和面纱。耆那教和印度教的禁欲派重视生命,僧侣和修女有时也会穿上穆斯林服饰——“玛哈帕提”,遮住鼻子和嘴,以免他们呼出的热气杀死飞行的昆虫,同时也防止口水掉到圣书或圣像上。



着装法令无孔不入


着装法令无孔不入,即使在跑马拉松的时候,女性也必须包裹住自己的身体。


2017年,伊朗举行了第一次国际马拉松比赛——Persian Run Tehran 2017(2017德黑兰波斯马拉松),并且总共有接近 800 名跑者参赛,其中大约 200 位是女性。你一定在感叹,女性也可以和女性一样参加马拉松比赛,时代真的是在进步呢,但令你想不到的是,


赛前两天,还是临时取消女选手的全马和半马赛,而改为在附近的体育馆里跑10km。

(图中红色为女选手的路线)



比赛现场只有男性


不仅如此,参赛的女选手们还必须要遵守当地的服装规定:除了手、脚和脸之外,身体其它部位都必须包裹在长袍内,连头发都不允许露出来。法律还规定:男选手的比赛只能有男观众,而女选手的比赛只能有女观众。

 


不可小觑的爱美之心


伊朗首都德黑兰经常开展“整肃着装”之类的运动,大街上到处是男女风纪警察巡逻,专抓那些违反着装规定的妇女。在伊朗上网以“时装”为关键词搜索的时候,会出现“禁止进入” 的警告。不过这似乎并不妨碍伊朗女人们爱美的决心。


五颜六色的头巾


姑娘们的头巾五颜六色,有些只是轻轻地搭在头上,有些甚至只在高高梳起的发辫上盖一点儿,个个都是打“擦边球”的高手。谁要是不走运被风纪警察撞上,只需无辜地说一句:“哦,这该死的风!”



热衷于化妆


在伊朗,几乎没见过素面朝天的伊朗妇女,哪怕是穿着校服的中学生或是走路颤颤巍巍的老太太,也至少要涂些粉和口红。


就算迎面碰上妆浓超过埃及艳后的女孩,也完全不必吃惊。化妆品店里走私来的兰寇、倩碧等国际名牌,销路非常好。



她们给出的解释是:“我们要戴头巾穿长袍,能展示美丽的地方就只有这么一点儿了,能不好好利用吗?”




与着装法令的抗争从未停止


在这里我们要介绍一位在伊朗女性的这场脱掉头巾运动中非常重要的一个人物:马希赫·阿琳娜嘉德 (Masih Alinejad)女士。



马希赫是一名伊朗女记者,小时候她就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要戴头巾,而自己的哥哥们却不用戴呢?后来她去了美国,嗅到了美国空气中的自由,大家可以想穿什么就穿什么,并不用担心因为没戴头巾而遭到警察的抓捕。于是她开始在 Facebook 上发布各种自己不戴头巾露出头发的照片。她还在 Facebook 上开了一个公众频道,叫“我隐秘的自由”(My Stealthy Freedom),不停地上传自己脱去头巾,露出秀发的照片。


Masih Alinejad穿着印有“我隐秘的自由”运动照片的T恤


越来越多的姑娘开始脱去自己的头巾露出秀发,以示对马希赫推动的那股自由理念的支持。


马希赫说,Facebook 上甚至还有许多伊朗男性也对她的倡议表示了支持。当然,email 给她最多的,还是伊朗女性。她说有一个姑娘的一句话令她印象很深刻。那个姑娘说:“我们想感受风,就这一个简单的要求。


强制佩戴头巾的法令已经撤销,伊朗女性长袍覆盖下的爱美之心已经蠢蠢欲动,巴黎危险了,为了保住时尚之都的称号,可能不得不采取有效措施了。


看更多走心好文章

请长按下方图片

识别二维码 关注猫眼看人

Copyright © 日本口红批发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