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口红批发社区

香艳有价:2014年全球最吸金的模特

福布斯中文网2018-11-07 14:56:18

作者 Natalie Robehmed


荷兰超模杜晨·科洛斯(Doutzen Kroes)拥有回报丰厚的欧莱雅(L’Oreal)化妆品代言合同以及维多利亚的秘密(Victoria’s Secret)长期合作协议。在此基础上,今年她还得到了H&M、艾米里欧-普奇(Emilio Pucci)以及缪缪(Miu Miu)的青睐,这让她在今年的全球模特收入榜上位居次席。维多利亚的秘密成就的另一位富姐是阿德瑞娜·利玛(Adriana Lima),她是该品牌历史上走秀时间最长的天使,初次为其登台还是在2000年。这位33岁超模以一份超级合作协议奠定了自己在模特界的地位,而今年,利玛的事业锦上添花,不仅回归美宝莲(Maybelline),还跟德诗高(Desigual)签订了新代言合同。


在《福布斯》于1999年首次推出的全球100名人榜上,仅有5名模特登上我们的榜单。她们是:克劳迪娅·希弗(Claudia Schiffer)、辛迪·克劳馥(Cindy Crawford)、克里斯蒂·特林顿(Christy Turlington)、尼基·泰勒(Niki Taylor)以及凯特·莫斯(Kate Moss)——莫斯是其中唯一还在册的秀场名宿。今年,这位不屈不挠的英国超模在扣除税项和其他费用前的收入是700万美元,这来源于她跟苪谜(Rimmel)签订的历史性合作协议,以及她为圣特鲁佩斯(St. Tropez)美黑啫喱以及卡诗(Kerastase)护发产品所做的代言活动。


凯特·阿普顿(Kate Upton)是排名最靠前的新人,她的年收入估计有700万美元,这得益于她跟芭比波朗(Bobbi Brown)以及艾璞(Express)服装系列签订的高额代言合同。阿普顿在一场体育比赛中表演了流行舞蹈“道基舞”(Dougie),这段视频在网上迅速蹿红,也令她一炮而红。自那以后,阿普顿得到了萨姆·爱德曼(Sam Edelman)、大卫·雅曼(David Yurman)以及亚弦睿(Accessorize)的代言(今年上榜模特中只有5位不是维多利亚的秘密天使,阿普顿就是其中之一)。


我们编制的全球模特收入排名,是追踪所有模特的税前收入,而且其中大部分是通过模特活动而不是表演或唱歌获得的。为了编制这份榜单,我们考察了模特们通过化妆品和香水合约、广告、代言以及其他企业合作协议获得的收入,这些收入并未扣除管理费、经纪人以及律师费用。统计期是2013年6月至2014年6月,这些数据来自于我们对众多管理人员、经纪人以及品牌高管的采访。


在过去12个月中,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和刘雯(Liu Wen)同样获得了700万美元的收入。排在她们后面的是亚历桑德拉·安布罗西奥(Alessandra Ambrosio)以及希拉里·罗达(Hilary Rhoda),两人在过去一年各自获得了500万美元的收入。 今年有21位模特登上我们的榜单,她们的收入总计为1.42亿美元。


2014年是新鲜面孔大放异彩的一年,榜单上的新人包括:卡莉·克劳斯(Karlie Kloss)、卓丹·邓恩(Jourdan Dunn)、安嘉·鲁贝克(Anja Rubik)以及卡拉·德莱文涅(Cara Delevingne)。虽然她们是早已成名的走秀皇后,但她们的收入才刚刚赶上自己庞大的Instagram粉丝数。


“如今,品牌厂商会问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她们在社交网络上有多少粉丝?’”IMG模特经纪公司(IMG Models)的高级副总裁和董事总经理伊万·巴特(Ivan Bart)说,“模特拥有庞大的粉丝群,在instagram上可能比很多名人更出名。”


“它(社交媒体)让模特能够发出自己的声音,而这种模式正是广告宣传的未来趋势。”The Society Management的总经理克里斯·盖伊(Chris Gay)说道。


邦辰(Bundchen)在Instagram拥有270万名关注者,自2001年以来,她通过模特活动获得的收入已经累计达到3.86亿美元。尽管如此,她所代表的高收入模特群体只是凤毛麟角——根据纽约劳动部门的统计数据,模特的平均年收入是43,570美元。正如社会学家阿什利·米尔斯(Ashley Mears)在其著作《为美丽定价:时尚模特的养成》(Pricing Beauty: The Making of a Fashion Model)中指出的,模特通过摄影或走秀获得的收入很少。同样的,诸如香奈儿(Chanel)或芬迪(Fendi)这样的知名品牌的演出活动的报酬也不高,但它们的时尚影响力能够帮模特提升知名度,从其他广告活动中获得收入。


在模特生活多姿多彩的感召下,源源不断的后来者投身这一职业。莫斯还有米兰达,你们可要小心了:最有可能跻身这份榜单的新秀有孙菲菲(Fei Fei Sun)和肯达尔·詹娜(Kendall Jenner),后者拥有1,200万的Instagram粉丝,并凭借这种巨大的影响力拿到了出演了纪梵希(Givenchy)广告的机会。


译 何无鱼 校 李其奇

Copyright © 日本口红批发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