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口红批发社区

广而告之疲惫旅途中的信仰,是我的YSL也是你的TSL

林太未满2019-10-22 07:28:10

这段时间关于星辰YSL的话题简直红遍大江南北就连在摩国闭关的我都深感威力之大,毕竟在我琢磨了很久要怎么在摩国做代购精油生意的时候也是万万没有想到第一笔找我代购的生意居然是——有人想在摩洛哥买YSL?


林太在此也郑重告知各位亲友:目前没货,不知道会不会上新,价格普遍和国内专柜几乎一样,如果不是纯粹想要用这么委婉的方式资助我(想要资助我可以直接给红包或者打支付宝的不要客气害羞好吗),请大家还是不要打我们非洲明珠的主意了。


关于星辰YSL的话题还牵扯出了一个惊天雷叫做:找男朋友给你买YSL。各路KOL和网红从男朋友该不该给女朋友买YSL,到后来还有各种深度剖析文来阐述:口红热销是表示经济危机以及索要礼物是中国女性奴性的表现。


不管这一切是不是YSL的一次出色的营销,林太都很感叹的表示,为了一个人民币300的物件能引起这么大的血雨腥风,看来大家需要找点事情做啊。


于是在这个话题持续发酵了将近小半个月之后,林先森才慢了几拍反应过来问我:“我就搞不懂了,买这个YSL口红干什么,很实用?”


“那我还不懂你要买TSL(特斯拉)干什么呢?”我无语的回复。


“这能一样?”林先森皱着眉头,"特斯拉的实用性我可以说上一天。"


“哦,那YSL的好看我也能说上一天呢”我翻着白眼,“你之特斯拉我之普拉达,甲之蜜糖乙之砒霜,不同人有不同需求,子非鱼安知鱼之乐,这有啥好比的,有啥好评价的。”


“恩...."林先森看着我沉默了一会,然后说:“但我还是想评价一下...你这些词用的够烂的。”


于是话题终止,挂了视频,林先森出门运动,我继续喝着咖啡和邮件相爱相杀,喝着喝着突然看见咖啡杯上的口红印,心下一动,啊,原来我今天用的是这个色号。


口红对于女生来说是什么样的存在呢?我突然在想。


作为一个不知道画眼影要闭眼睛的美妆新手,口红曾经是我很厌恶的存在


记得我第一根口红是去美国回来买伴手礼的时候得到的。因为口红好携带且牌子大还不贵,每次出国回来的时候就都会给家里的长辈买两支当礼物。然而不巧,一次我给母上大人买了一支偏粉红色的口红,母上大人一上嘴就嫌弃的不行:哎哟,这个颜色太嫩了,用了以后领导都不敢叫我去开会的。本着不能浪费的原则,这根口红就变成了一个打赏到了我手上。


于是掩饰着内心的激动,我一直忍着到第二天出门时,煞有其事的扑上了BB霜(对啊那时候还是一个连BB霜都不怎么用的小姑娘)然后小心翼翼的涂上了口红,最后还不忘学着电视剧里那样对着镜子送上一个香吻,觉得自己美美哒:)


那第一次正儿八经涂上口红的心情是怎样的呢?当然是宛如一个——智障。


因为涂完口红我就去吃早饭了。早饭是什么?肉丝面啊,豆浆啊!于是一场战役下来,口红拌面的滋味真是没齿难忘,而惨遭荼毒的杯子、碗更是不堪入目。早饭过后我拿起碗筷去厨房洗碗,那抹布擦口红印的时候,心虚的就跟半夜偷吃消灭罪证一样不安。


大概因为第一次接触实在是不尽如人意,那支本来也没有做错什么的口红就莫名的被我压箱底了,再到后来也找不见踪迹了。


对口红的改观大概发生在北京的冬天。


那年冬天也不记得到底是因为饮食不当还是因为雾霾,反正作为南方的一匹厦门狼(啊好烂的梗),我在北方真的冻成了狗。冻碎了我心的同时,还冻破了嘴唇。一来二去唇上经常就是坑坑洼洼的都是自己咬出来或者冻破的小口(答应我不要想歪)。


最后先看不下去的是同样来自南方却越来越动人的学妹,在一次活动时,学妹拿出了她的口红和我说,学姐你涂点口红气色好一些再上去吧,然后拿出口红开始帮我涂。大概是学妹的手法太轻柔迷的我晕头转向,又或者是那支口红的巧克力香味让人难忘,于是在活动结束后,那支口红居然就被我放进了兜里,从此没有再回到学妹的身边(后来被学妹追杀至今)。


大概人生这个东西真的很讲机缘,明明是同一个东西,却因为出场顺序的不同,和所遇到的人不同,却产生了完全不同的际遇。在那次活动之后,北京的冬天看起来多了几抹颜色,我也开始对口红有了不一样的看法,开始和学妹探讨如何化妆,什么是高光眼影,每个月的购物单上偶尔也会出现一些口红。


还记得学妹和我说,化妆就和画画一样,能够创造美好的事物,能让自己变美也是让世界变美的一个方式呢。


故事的后来,免不了俗套。


大概是我大学毕业刚开始工作那会,我开始了对口红深深的着迷的时光。


听说人表达情感和释放压力的方式不同,而我这个人最明显的就是,一旦受到刺激,就容易用一些偏执的方式来表达。


大概在刚开始工作一个月左右,因为毕业产生的失落和孤独感才爆发出来,那时候大概太需要一个东西来转移注意力,于是美妆博主和美妆教学视频便成了最好的发泄途径。点开一个视频,有人乐此不疲的和你说话,然后用无数的产品和手法告诉你,只要努力你也可以化腐朽为神奇哦。简直是太励志的存在。


那时候口红是什么呢?是不同的色彩,和你想要不同的生活。


我想要粉色的口红给我甜美的约会,想要姨妈色的口红陪我去看北京的深秋,艳红色的口红是我去party的御姐气质,还有那橘色口红是我想要用在翠绿草坪上的艳丽。生活被禁锢在一个格子间,可是好像每换一个唇色我的人生都还有无限的可能。你说迷不迷人。


唯一的遗憾大概是日渐消瘦的皮包,好在最后拯救我的是生活本身的大放异彩。


在经历了一个月疯狂的找色号,攒颜色的迷失旅途之后,突然在一天和同事去参加周末打水仗活动的时候,发现自己忘记涂口红,问同事有没有带。同事点点头一边递给我,一边提醒说:反正等会打完水仗也都是要掉的,你到时候再补一下。


那一刻才明白,口红只是你无限生活可能的一种配色,它是点缀却不能是主角。你若想要不一样的生活,靠买口红可不能改变什么。


就如同,我不记得那天我到底涂了什么颜色的口红,但这并不妨碍我记得那天浑身湿透和一群嚣张的外国人在朝阳公园互相肆意报复的时光。


那么如今呢?口红是什么?


我看着手边一摞高的吓人的资料和这个我几乎每天早上一醒来就在的咖啡馆,一抹苦笑。


在摩国的生活最感疲惫的时候,不过如此。在摩国和老板因为理念不同无尽的争吵,和每一个醒来给国内打电话周旋行政事务的凌晨三点,以及背着几公斤重的书包穿梭在交通疯狂草木无情的异国他乡。


在过去的几个月,经历了太多没有人陪伴的黑夜,和无数次深夜醒来自我怀疑否定的时光。我曾说就连卡萨布兰卡每一天的艳阳都好像是炙热的要把我融化。


只是哪怕这样,每天出门前也不忘站在镜子前,精致的给自己涂上一抹口红。


因为,哪怕这疲惫的旅途看似了无终结,也不能动摇我说过要把每一天都要活的极致的坚持呀。不管今天我用的是豆沙色还是西柚色,不管今天我遭遇的是争吵的愤怒还是虚伪的微笑,总要有那么一个东西告诉我,with every broken bone, I swear I lived.生活给不了我的色彩,我可以自己精彩。


写到这里,林先森回来了,突然想要告诉他,虽然你不懂YSL,我也不了解特斯拉,但是我想他们在这个人生阶段对我们来说的意义是一样的:他们都是我们在穿越在疲惫生活中的信仰。


于是想了想,最后打开对话框和他说:


呐,只要我们都好好努力,你的TSL和我的YSL都会有的。


穿越浓雾,终见信仰,旅途艰难,还请你继续喝我的鸡汤啊哈哈哈。

最近的信仰是NARS~


文末最后的最后想要和各位女士们说:

如果你男票不给你买星辰YSL,那有什么关系,因为——

我的男票可以给你买啊!

请私戳我微信色号,我让我男票在香港给你买啊!

所以这篇文章的目的是打广告吗?

答案是:是的!

因为男票要攒一张来摩国看我的机票钱,如果大家有需要我们愿意帮忙,我们愿意以此劳动力为我们的梦想积攒一点点实现的可能。

欢迎大家换季买口红哦。


最后附赠惯例配图:


(摩国小城EL JADIDA的蓝色,如果有一个爱的人,应该就可以一起过完一生了吧)


这里是:林太未满 ,一个有趣的话唠的公众号

据说【林太姓蒋,有志未满】

Copyright © 日本口红批发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