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口红批发社区

穿迪奥的小姐姐

摩云在顶楼2019-07-15 08:39:47







你看见这个女孩了吗?


是的,她很美。


象一朵芍药。


你认识她吗?


哦----不。


但我知道她穿的是1950年代的迪奥。


你喜欢芍药吗?


嗯?我更喜欢听她说话,她说话的声音象月光下的塞弗勒瓷器。


我刚刚听见她在朗读。


是的,向她的同伴吗?


她有一点犹豫。


所以她读的是《骰子一掷,不会改变偶然》。


如果下次,她爱上了那个人,她会读那首著名的《天鹅》。


是的,她有那样的脖子。


纽约


有你任何需要的东西。


 第六大道28街靠近The Museum at FIT(纽约时尚博物馆) 。你买一堆。


是的。每次,我赚了钱。我很高兴。我就买花。


你过的象博纳尔一样的夸张。


嗯哼。


杜拉斯有篇小文章她写博纳尔改画,结果越画帆越大,完全成了另外的一幅。是有人已经收藏了的画,他就是想改。他觉得风帆应该盖过整个海。杜拉斯说绘画,写作,并不是在明光通透中形成的,欲有所言,却又永远找不到相应的词语。


我不太懂,我只是想赚一点钱。嗯,去看看,纽约。


那本写博纳尔的小书叫《物质生活》。博纳尔,博纳尔什么的,钱是动物。


嗯哼。那么这个好看的穿迪奥的小姐姐呢?她的腿有点长,略微的。拍得很好。高级的摆拍。是的,在生活里。你刚才说她读的那个诗。---不会改变偶然。


嗯哼,不会,玩骰子。






我挺喜欢你插的这一幅。


捡了很多树枝和叶子。


不过你不过是模拟着原初,有一点小心。我喜欢紫艳盛翠。阿加巴卢斯的玫瑰。金色银色的鱼在罐子里。而你的芍药小姐,只是小心翼翼的走出小酒馆。她有一点失落,音符没有从她心里滑落,可是她刚刚念给她中意的伴侣的那些句子已经在她塔夫绸的裙摆边枯萎。可能她根本没有中意过,她只是要有一个人来听她说,她的华贵气派是她应有的理念,她轻蔑她的失常,不过这些都不要紧,每一个可能的故事,死去生活的回忆,都只不过是不停的自我补妆。重要的花朵已经死去。我们也会喜欢空空如也的一枚盛器。















好久没更新公号了,这一则的来源是前几天和P菌的聊天,他哪里白天我是子夜。我是他的忠实顾客,也间隔帮他挂一挂朋友圈。挺投机。而且我能在他的身上看到时代的湍急。不过到底他是卖钱。有目的地就要逆水,那得许多轻言细语。


波德莱尔每次卖了文章,就去还古董商人的钱。他的柜子顶上永远有忧虑的苦艾酒和一囊的蛇皮,几卷账单,一些非洲羚羊的头骨。


一只路易十六的铜鎏金水晶花插就是一所悲凉的医院,它将整日非议与指责的平庸灵魂隔离开来。剩余的总能在慵懒的开满了包心玫瑰的花园里传承不息。


再次谢谢P菌的图,日常的,恰如其分的戏剧性。你也会谢谢我。写得那么晦涩又好看的样子。那就下次多给我点折扣吧。

Copyright © 日本口红批发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