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口红批发社区

纪梵希走了,世上再无赫本.

潮流风标2018-12-05 16:00:11

想要变瘦很简单,跟我学瑜伽

更多免费瑜伽课程,点击下方关注

2018年3月10日,纪梵希品牌创始人于贝尔·德·纪梵希(Hubert de Givenchy)在睡眠中与世辞世,享年91岁。


作为命于天下的法国高级时装设计师,他创立的同名品牌,不仅延续了半个多世纪的经典,而且开创了时尚的传奇。


香奈儿说“每个女人都应该有一条小黑裙”,但真正能够让人联想到“小黑裙”的却是赫本。在传世之片《蒂芙尼的早餐》中,赫本戴着墨镜,拿着牛角包,身穿小黑裙,优雅精致感呼之欲出,引无数明星争相模仿。



这条小黑裙,正是Givenchy。


除了纪梵希的品牌经典,最让人感叹的就是纪梵希和奥黛丽赫本长达四十余年的长久友谊于合作,赫本称他为“最亲密的朋友”,而纪梵希视赫本为自己“永远的缪斯女神”!



可以这样说,没有纪梵希也许就没有如此精致优雅的赫本,没有赫本也许就成就不了纪梵希惊人才华和传世品牌。



所有的阴差阳错,其实都是命中注定。


生于法国Beauvais富有家庭的纪梵希,身高198cm,为人彬彬有理,而且还是个名副其实的富二代。



家里一直期待他能够成为一名律师,但纪梵希从小就明白自己的兴趣所在。


10岁起纪梵希就立下了当设计师的志向,17岁便进入了美术学院就读,年仅25岁就创立了自己的时装屋,并发表第一个高级女装系列Bettina Graziani,成为了迄今为止纪梵希最著名的单件设计。



和当时迪奥的繁复、精致有所不同,纪梵希崇尚优美、简洁、典雅,他的创意和才华让所有的时尚人士都为之惊艳,成功地吸引了一大批年轻女士的关注,奥黛丽赫本也不例外。


当时刚刚拍完《罗马假日》的赫本,接到了一部新戏《龙凤配》,导演要求赫本自己挑选戏服。原本打算找巴黎世家的创始人设计,但恰好对方没有时间,赫本便转念联系纪梵希。



纪梵希只知道有个叫“赫本”的明星前来选戏服,本以为是当时赫赫有名的“凯瑟琳·赫本”,结果没想到,来的却是一个没什么名气的新人——奥黛丽赫本


纪梵希心里有点失落,再加上工作室才创办一年,很多事情都等着他来统筹准备,而且还要准备新一季的时尚周,他试图以 “时间仓促,来不及准备”为由拒绝这次合作。

赫本不恼怒,也不退却,而是真诚地说:我是真的很想试试你设计的衣服。而且坚持要求从上一季的服装里挑选自己的戏服。


纪梵希不好再做拒绝,然而,当赫本挑出过季的服装穿在自己的身上的时候,纪梵希震惊了:眼前这个女孩不仅相当了解自己的身体,懂得扬长避短,而且对于服装的认知和天赋远超旁人。



那一年,纪梵希26岁,赫本24岁,也正是因为这一次的合作,让赫本和纪梵希开启了一段长达42年惺惺相惜,相互扶持、成就彼此的友谊。


事实证明,奥黛丽赫本的眼光真的很独到,她在《龙凤配》中亲自为角色挑选的戏服,让《龙凤配》获得了奥斯卡最佳服装设计奖,而赫本也一跃成为好莱坞最当红的明星。



然而,哪里有名利角逐,哪里就有阴暗,当时最有影响力的戏服设计师Edith Head没能抵挡掉这个诱惑,冒名顶替抢走了纪梵希的功劳


赫本得知此事以后非常愤怒,直言:以后我的每一部电影,都要由纪梵希设计!


奥黛丽与纪梵希的时尚传奇由此拉开序幕。


从此以后,赫本在好莱坞生涯中的80%的戏服都是由纪梵希设计完成,私下赫本也都爱穿纪梵希设计的服装,甚至连她两次结婚时穿的婚纱都是纪梵希设计的



每当情况紧急买不到纪梵希的服装只能迫不得已买其他品牌时时,赫本还会专门打电话给纪梵希致歉:纪梵希先生,请您不要生我的气


奥黛丽赫本说:“我仿佛生来就是要穿他(Hubert de Givenchy)设计的衣服。”



而纪梵希也视赫本为他的灵感缪斯,“奥黛丽的曲线轮廓与个人风格是如此的生动强烈、自树一帜,关于她的一切回忆,我依然历历在目。


对我而言,她是上帝赐给我的礼物。我们是最亲密的朋友,也是最投合的工作伙伴。


她举止娴雅、亲切诚挚,我们总能找到仅属于我们彼此之间的无穷乐趣,就如同分享着秘而不露的悄悄话



两人无论是在生活还是在工作中都无比契合,他们的互相成就,互相欣赏,早已超越了友情而又胜于爱情。


纪梵希受赫本启发,为赫本调制了独一无二的香氛“禁忌”,这也是纪梵希的第一支香水。

为了表示对赫本的欣赏和尊重,这款香水调制出来的前三年,唯独供给赫本一人使用,直到三年后才正式面世。


“禁忌”也成为了赫本唯一使用过的香水,按理说达到赫本这样的地位并不需要自己亲自掏腰包购买了,但赫本每一次买香水都要自己付钱,面对丈夫好经纪人的不理解,赫本说:“纪梵希可是付钱看我的电影的呀!”



赫本甚至免费为这款香水代言,“我不想要纪梵希给我任何报酬。我不需要他的钱,他是我的朋友,如果我能帮他建立起香水事业,那是朋友应尽的义务。


如果有人给我一百万美元,要我为香水做广告,我不会答应,但纪梵希是我的朋友!我什么都不要。


没错,我宁可自己到店里以零售价购买他的香水。”



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若醴,赫本和纪梵希就是这样的交情,在金钱面前,再也没有什么比彼此的友谊来得更加珍贵了。


赫本的婚姻并不算幸福,一路坎坷,有过两段失败的婚姻,直到第三段婚姻才真正稳定下来。虽然爱情不顺,但是她和纪梵希的友情却始终如初,比任何爱情都来的长久。


多年以后,有人拍到她和纪梵希两人在塞纳河畔散步,他们就像所有久经沧桑的知己那样,保持着尊重彼此的距离。



1993年,赫本去世,陪着她走完最后一程的抬棺人,除了丈夫儿子,便是纪梵希。


多年之后,纪梵希回忆起赫本,依旧会感慨:“在每一场发布会上,我的心,我的笔,我的设计都是跟着她走……”


最好的友情莫过于此了吧。


如果有天堂,相信纪梵希和赫本一定会笑着再次拥抱彼此。




Copyright © 日本口红批发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