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口红批发社区

杂谈——你呀,总是学不会告别呢(一)

CARPLemo2018-11-07 15:44:55


相比起中文,英语显得生疏没人情味,

British physicist Stephen Hawking dies aged 76

Iconic French designer Givenchy dies at 91

干巴巴的“die” ,中文则美多了,驾鹤西归,寿终正寝,香消玉殒,溘然长逝……

再怎么婉转地表述死亡,再怎么修饰死亡,死亡依然沉重的让人透不过气


内容敏感,可能引起不适,深呼吸做好准备再看。



这两天,两位在其领域举足轻重的大人物去世了,在和朋友说到这个事情。

他说他们很伟大,可是离我的生活很远,他们的死亡只能让我感叹一声可惜罢了。

无可否认,Givenchy还是Stephen Hawking离我平凡且平淡的生活很遥远,遥远的似乎他们只出现在书本里,遥远的宛如他们是宇宙中的星辰,而我只是地球上一颗微小的尘埃。


有人感叹,我们也要变成历史中的人物了。以后谈论起Hawking,我会这么开头:emm……那是2018年的3月14日……



When it comes to our loved ones, everthing is different.

今年听到很多关于死亡的事情,朋友亲人的去世,身边也有人去世,自己也不幸经历了亲人的去世。今年we are forced to面对死亡,学会告别。


印象里面自己去参加过几次葬礼。

第一次小学的时候,大概一二年级的样子。

太外婆去世。我和她接触的时间寥寥无几,我就记得我路过她家门口的时候,她总是笑着抓一把饼干给我,是那种牛奶味的达能饼干。虽然我早已经不吃这种饼干了,但是我还是很开心的收下,然后放进衣服口袋里面。

我不知道为什么直至现在,我还是很清楚的记得这么多年前的细枝末节。

参加葬礼的整个过程中,我不是很悲痛,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当时得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死亡,还是太外婆和我接触的很少,没有什么产生情感共鸣的地方。


第二次是高二。

我还在和朋友们嬉笑着,突然班主任把我喊到教室外面,然后告诉我,我爷爷去世了。

我开着电动车,路上应该是闯了红灯,匆匆忙忙赶到那里,看了爷爷最后一眼,然后爷爷就被送到了殡仪馆。

这次的葬礼很伤心很难过,晚上睡不着,觉得恍惚,半梦半醒,脑子里面各种思绪在拉扯。好像明白了死亡,但是不想告别。


第三次就在前不久。

外公去世。那天早上接到电话,我知道的时候外公已经走了。

外婆爸妈都是凌晨1点去的医院,然后守着到了凌晨五点,最后还是没熬过去……

我没来得及见到最后一面,我很遗憾。


后来一系列的事情接踵而至,忙的喘不过气,忙的都没时间悲伤。晚上依旧睡不好,但是依然要振作精神,父母身上的担子更重。

出殡的那天基本上一家人一晚上没睡,然后三点多就起来了,因为还有好多事情要忙。

在念完悼念词,外公被拉去准备火化。最后的最后,曾经那么鲜活的一个人,只是静静的躺在那个盒子里。



死亡可怕又可敬,那么遥远又那么邻近。

我们很少会敢于谈论死亡的话题,因为死亡是未知的,无限的,沉重的,也是最没有正确答案的。

死亡意味着告别,不仅是逝者和世界的告别,也是生者与逝者的告别。而我们总是学不会告别这件事。


我很郑重的推荐奇葩说第三季2016-5-14这期,这期讨论了痛苦的绝症病人想要放弃自己的生命,我该不该鼓励他撑下去?这个话题。这个话题很沉重,甚至是一个禁忌的话题,因为它触及了生和死。






最后引用这段话来结束这个沉重的话题吧:

#

你是那颗星星,

我是你旁边的这颗星,

我的整个轨迹是被你影响的。

即使有一天这颗星星熄灭了,

它变成了暗物质,变成了看不见的东西,

它依然在影响着我的轨迹。

你的出现永远改变着我的星轨,

无论你在哪里。




Copyright © 日本口红批发社区@2017